Image
3840x1780_Donato Hero Image.jpg

The Fantasy
of the World
Deserves Witnesses

Donato Di Camillo

我喜歡拍攝社會邊緣群體。

我出生在美國紐約的布魯克林區。我從事攝影的緣由聽起來可能有些老套,但我之所以成為攝影師的確是為了表達自我:表達我的想法,我的感受,以及我看待周遭世界的方式。我獲得過許多攝影師的啟發,如果要選出一位的話,我會選 Diane Arbus。

The Fantasy of the World Deserves Witnesses

Image
1740x1160_DONATO_Image visual blank.jpg

這張照片拍攝於布魯克林區的康尼島海灘,時間大約是 2018 年。這是個人攝影作品,我在毫無預備的情況偶然拍下了這張照片。當時我在沙灘上走著,我懷著尋找有趣畫面的心態悠然漫步,我對任何能引起想法或喚起感覺的畫面都保持開放的態度,我一向如此。能讓我生出感觸的往往是那些讓我下意識回憶起童年的題材,我正是在那個時期學會了快速思考和運用街頭本能。

我在攝影中沒有固定的程式 —— 一切均取決於我的感覺,取決於在拍攝那一刻我有什麼感受。不論是商業拍攝還是街頭隨興拍攝,我通常都需要有感覺。這個作品是一個攝影系列的一部分,我希望有一天能將這個系列變成一個影集。

Image
Portrait DONATO DI CAMILLO.JPG
做你自己,用心攝影,不要為了他人的期望而拍攝。
Donato Di Camillo
Image
1740x1160_EXTRA_DONATO 1.jpg
Image
1740x1160_EXTRA_DONATO 2.jpg
Image
1740x1160_EXTRA_DONATO 3.jpg
Image
1740x1160_EXTRA_DONATO 4.jpg
Image
1740x1160_EXTRA_DONATO 5.jpg

有時我的攝影風格可以用“離奇怪誕”來形容,這視情況而定;有時我會採用深刻或真摯的風格,這完全取決於我要拍攝的瞬間是什麼樣的。我認為一名優秀的攝影師在遇到絕佳畫面時應當能立即慧眼識珠 —— 這是一種直覺,你應當能識別出觀眾感興趣的畫面。現在人們以各種各樣的方式來表達自我,讓生活變得更加繽紛有趣,這非常美妙。我覺得攝影能説明我以文字無法實現的方式來理解人類。它能讓我更加直達人心,它能點燃我的情緒。攝影中能喚起感覺的任何畫面都能打動我,比如有趣的畫面、悲傷的畫面或具有教育意義的畫面等等。攝影真的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工具。

攝影真的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工具。

有時人們會問我為什麼選擇徠卡相機。對我而言,這就像是問為什麼戴勞力士手錶或穿亞曼尼西裝;我選擇徠卡是因為它的品質和性能 —— 畢竟一分錢一分貨。其他相機都無法讓我獲得同樣的使用感受,在我看來徠卡相機是無與倫比的。最近我使用的是 Q2 相機。當我購買第一台 M 系列相機時,我簡直對它恨之入骨。我之前沒用過旁軸取景式相機,所以我很難拍到對焦的清晰畫面。但過了一段時間以後,那台相機馴服了我,我變得耐心起來,也開始在攝影過程中逐漸信賴徠卡相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