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
KeyVisual_Emil-Gataullin-2400-x1350

世界 需要見證: 以小見大

Emil Gataullin

漫步

這張照片名為《大衛》,於 2012 年攝於莫斯科。為紀念普希金國家藝術博物館建館一百週年,該館舉辦了「攝影師眼中的博物館」展覽(The Museum, a Photographer’s View),而這張照片正是我的參展照片之一。我在幾天時間裡帶著相機漫步在博物館的展廳中,我關注的是展品本身,以及展品周圍的觀眾和它們的關係。我幾乎沒有擺拍的照片。 我喜歡靜靜地隱身於場景之外,觀察和等待拍攝時機。大多數人走到米開朗基羅的《大衛》雕塑旁時都會為之著迷。我想要尋找一個有趣的角度來記錄這樣的場景,因此我選擇站在雕像背後的階梯上朝下俯拍。在所有的俯拍照片中,我選擇了這張參展:一位母親在照片中正和女兒進行講解。我的拍攝興趣主要在於平凡人的生活,在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以及人與生活環境的關聯。 我從來不會預設去哪裡尋找有趣的拍攝主題:我不會提前制定拍攝計劃,我也不會特意尋找某個畫面。對我而言,拍攝的過程既是尋找日常生活之美的過程,也是尋找適宜方式向觀眾傳遞美的過程。

世界需要見證:以小見大

Image
Еmil-gataullin/key-visual-1512-x-1008
Image
Emil Gataullin
拍下打動你自己的瞬間,忠於內心,保持自我批判的精神
Emil Gataulin

我於 1972 年出生於蘇聯時期的約什卡歐拉市。我是接受過正規藝術教育的藝術家,曾就讀於喀山美術學校和莫斯科國立蘇里科夫美術學院。我的第一台相機是我叔叔在我 16 歲那年送給我的禮物,這啓發了我的攝影興趣,不過當時我的主要志趣是繪畫。1999 年畢業以後,我開始從事自由職業,為私人客戶繪制室內壁飾。

但我仍然需要表達自我,而且我對攝影的興趣與日俱增。於是在 2000 年代之初,攝影成為了我生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,我開始將所有業餘時間用於攝影。結識亞歷山大·拉賓(Alexander Lapin,1945-2012)對我具有巨大影響。在一年時間裡,我與他一同學習了攝影構圖和視覺感知,這些知識讓我陶醉。我不斷研究應該拍攝什麼、如何拍攝以及接下來去哪裡拍攝。接著我開啓了人生中的重要階段,開始以攝影作為我的主業。我喜歡攝影,原因恰恰是因為它不同於繪畫。攝影的特點是繪畫無法實現的:攝影能夠忠實記錄現實,攝影講究時機以及攝影可以捕捉瞬間。

Image
Emil Gataulin_extra-content-1512-x-1008

捕捉瞬間

我並不知道什麼能讓我決定在某個時刻舉起相機按下快門,而不是選擇其它時刻。我通常是應勢而動,順勢而為,大多數時候憑直覺拍攝,那是一種感覺。 我在攝影中使用的是徠卡 M7 膠片相機和兩台徠卡數碼相機,分別是徠卡 M10 和徠卡 Q。